近年来,企业服务市场大热,在这波浪潮中,OneAPM 在不到1年半的时间内,成功拿下了3轮共计2.61亿元的融资。

如今,OneAPM 又拿到了新三板挂牌函,本月内即将新三板敲钟。

成功的企业,总是有很多可以学习和借鉴的地方。


为数万家企业解决平台性能问题

OneAPM主要为企业及开发者提供基于SaaS的应用性能管理服务,包括从检测到问题定位到最终修复。

像脸萌、FaceU这种一夜爆红的互联网产品,可能会因为用户激增而遭遇服务器和主机超负荷,并且面临系统瘫痪的问题。同样像12306这种基础设施型的平台,在用户访问量极高的情况下都会遇到后台支撑不住的问题,这种情况的发生将严重影响用户体验

针对这一市场痛点,OneAPM的产品可以提前发现性能问题并及时调优,避免高并发流量带来的系统事故。


曾1年半融资3轮的 OneAPM,本月又要挂牌新三板了 OneAPM 新闻 第1张OneAPM可以帮助企业和开发者提供平台性能管理服务


“企业的系统就像人的身体,而OneAPM就像一台先进的诊断仪器,不停地扫描帮你发现现存和潜在的问题。在这之前都需要老中医去望闻问切,甚至有时候很难准确定症结所在”,OneAPM创始人何晓阳这样解释自己的产品。

截止目前,OneAPM的客户已经数万家,也有部分付费的大客户。


提前想好创业方向有没有可复制的生意和模式

然而,在2008年何晓阳创业时,APM市场还属于起步阶段,鲜有人知。当时中国互联网圈和基础软件圈也比较分离,2008年-2014年的公司基本上都是自给自足,并没有选择融资。此前工作中,何晓阳在服务客户的过程中发现,绝大多数开发平台常出现的各种问题都能通过APM产品解决。

回望这段创业经历,何晓阳认为从2008年到2014年,公司其实一直在摸索中前进,甚至浪费了一些时间,直到2014年才确定方向,真正发展起来。因此,何晓阳也总结了一些经验和教训:

第一,创业前想好自己的方向,想清楚切入点是什么?有没有可复制的生意和模式?开弓没有回头箭,可以少走很多弯路;

第二,勇于探索行业中的“无人区”,也许有时冷门的技术方向,可能会是这个领域的价值洼地,在某一个时刻迎来爆发性的增长机遇。

何晓阳说,“在企业服务市场中,能走到最后的一定不是那些为慕名互联网而来的公司,而是那些长期坚持技术创新的公司”。


创始人的人格魅力和公司形象紧密联系

除了产品技术实力,OneAPM创始人何晓阳也因为喜欢读书写作而圈粉无数,他的微信公众号“何晓阳的读书笔记”会经常发布一些原创的高质量内容,在一些媒体的专栏甚至收获了200多万的阅读量。


曾1年半融资3轮的 OneAPM,本月又要挂牌新三板了 OneAPM 新闻 第2张

OneAPM创始人 何晓阳


何晓阳和他的文章为公司本身塑造了一个人格化的形象,同时也给创业领域带来很高的曝光度,也因此吸引来众多的VC和合作伙伴。

  • 2014年1月,获经纬创投2600万元A轮融资;

  • 2014年9月,获得成为资本和经纬创投7000万元B轮融资;

  • 2015年3月,获得由成为资本领投,经纬创投、启明创投跟投的 1.65 亿元 C 轮融资。问及如何做到1年半融资3轮,OneAPM创始人何晓阳告诉创业邦:

第一,在大形势上,OneAPM赶上了企业服务市场的浪潮和资本的春天;

第二,在APM行业,境外已经有2家公司上市,行业环境形势利好;

第三,APM行业技术门槛高,OneAPM团队技术实力强,同时又把握住了好的市场机会。

关于上新三板之后的规划,何晓阳告诉创业邦,会借助新三板上融资的便利性再进行两轮融资,产品则将在明年实现3千万左右的利润。

此外,关于企业服务领域融资中人民币和美金的选择,何晓阳告诉创业邦,“两者各有优势,OneAPM更看好人民币的架构,但从此前经验来看,前一两轮拿美金后来转成人民币会好些,纯人民币会导致前期的资金不足”。


技术创新将是未来主流的创业模式

关于企业服务市场的未来价值,何晓阳认为这不是一个两三年就能创造百亿美金的机会,市场发展是稳步前进的。

“企业服务的兴起是一个转折点,创业的商业模式正在从‘模式创新’到‘技术创新和价值创新’,互联网市场的人口红利和人口增量没有了,未来的商业机会将是技术创新,这也将是未来2-3年的主流方向和热点,无论创业还是投资。”何晓阳告诉创业邦。

何晓阳认为,面向C端用户公司的发展往往是和行业相关,就像冲浪,很容易顺着浪潮上去,也很容易掉下来;但是企业级市场,特别是只和技术相关的软件行业,,更像是爬山,目标就在那,爬一步就取得一步的优势,相较踏实,虽然更苦,更累。

这是企业级市场本身的特性,也是为什么在中国企业服务领域很难诞生独角兽的原因。

C端商品计价的方式本身在中美两国是固定的,商品有固定的成本,美国的商品在进入中国时会经过汇率换算;但是B端的技术服务的定价方式是依据当地服务成本来计算的,中美两国存在很大的差异,中国的劳动力成本还是偏低,因此也会导致企业购买力的差异和公司的估值大小。

但是,中国劳动力成本低已经是过去式了,所以何晓阳认为未来企业服务市场的价值很可期。

来源:创业邦